颇有些凄凉:“芸儿,有一件事你要先

吃苏州菜,必定有些腻,换换口味,品尝一下西式大餐,却也是一乐。”
周名伦没想到现在他的酒瘾发作得如此厉害,倒吃了一惊,笑着说:“我已将女儿许配敖家,自是要全力倾助,帮着敖少秋把老酒的牌子再重新做起来。”
周名伦猛地大笑起来,茹月被他的的事颇有蹊跷之处,周某实在是被弄糊涂了。”
周名伦叹了声,“至于整容却非我的本意,只是当年风满楼那场大火虽然烧了敖家不少书籍,却也把我的脸给毁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没办法,也只得改头换面了。”
周名伦叹了声,道:“你这么聪明的人,会想不透我的用意?”一顿,又道,“昨天晚上,我送给敖家的《落花残卷》被盗了,人人传说是敖谢天所为。而早在那天处置你和雨童擅自登楼时,你便说起谢天躲在楼上,可是没人相信……”
周名伦叹了一声:“我也是爱书之人,深知西风堂主的心境。”
周名伦叹息道:“三奶奶是周某的亲家,本不该猜疑,可那日在敖家,那个少奶奶当时吐了实话,我可是听得真真的,现在看来,三奶奶确实是说了谎。她若非跟落花宫有瓜葛为何要护着谢天呢?”
周名伦贴在她耳边轻声说:“从此以后,这就是你的家。”
周名伦铁青着脸,训斥道:“你知道这是什
周名伦笑着摇头,“你这丫头懂什么,自从传出我这里有《落花残卷》后,这南湖楼居然就被贼惦记上了,这不,我周府昨晚便遭了一劫,所幸没丢什么。听说,其他的三大书楼也失了窃,那太月院主还死于非命,竟是落花宫的人所为。三奶奶,不知道这消息确切否?”
周名伦笑着摇头,“三奶奶,说句知心话,周某到得嘉邺镇,虽然满眼看到的都是爱书如命的人,其实骨子里呢,世俗无比,都是些贪图身外之名的小人而已,没一个像少方兄那么真心爱书知书、通达天下的。之后见了三奶奶,周某更是感慨,今日才明白才子配佳人的道理。”
周名伦眼光从她脸上移开,叹了一声,“可惜周某经过鉴定,证明它是假的。”
周名伦眼光有些迷离,道:“若是三奶奶喜欢,今后结成亲家,让孩子们耍他们的,您常来坐坐,我陪三奶奶一同赏荷如何?”
周名伦眼见达成所愿,笑着转向沈芸等人,“甚好,今日之会真是周某之幸!不错,在下尚有一件天大的宝物,是留给风满楼的。”听了这话,沈芸、子书、子轩不觉都站起身来,周名伦轻声道:“这东西便是《落花残卷》。”
周名伦眼中已有些潮湿,却竭力地忍住了,展开个微笑,“你妈死得早,我这个当父亲的自然得多上点心,我这些年东奔西跑地做生意,说穿了也就想叫你过得舒服些,不要像爸爸当年那样……”
周名伦摇头道,“不,不!方先生学通古今,武学之道仅是其次。周某很想与方先生清谈数日,之后定当将先生送回。”
周名伦摇摇头,说:“方先生,枉为你在此地住了这么多天,火气还是不减。我先不说我是谁,但可以告诉你,今晚我刚刚与敖家三奶奶会过面,至于你那可心的徒儿敖谢天,也在我的掌握中。如何,这应该能叫你冷静下来吧?”
周名伦摇摇头:“哪里话来,我看咱们的子轩比他大哥也差不了多少。”
周名伦一到嘉邺地面,便住进了重修的南湖楼,引起众人的种种猜测,直觉告诉沈芸,这位神秘的周先生铁定是跟孔家有些挂连。他此来嘉邺镇,岂会想不到几家楼主在此隆重相迎?
周名伦一惊,随即又脸色黯然,叹道:“真真是天妒英才!”转身挨个扶起三位楼主,说,“今日还三位藏书楼的镇楼之宝,也是周某的一点心意,见笑了。”
周名伦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好,好!三奶奶话上得快,也是唯一一个敢顶撞周某的人。您的话是说得不错,但周某更希望子轩能登楼像他大哥那样博览古今。”
周名伦一笑,颇有些凄凉:“芸儿,有一件事你要先明白。雨童并不是我亲生的女儿。”
周名伦一笑,起身接过烤好的鱼,放到沈芸面前的盘子里,“你尝尝这西式的鱼。”左手握住沈芸的左手,右手握住她的右手,教她使用刀叉。很快,沈芸也就能熟练地吃西餐了。
周名伦一怔,见她说得如此肯定倒大感意外,“是吗?”
周名伦依旧笑眯眯的,“你还看见了三奶奶跟谢天在一起,可是谁都不信你的话。因为所有人都不清楚这两个人的关系。这个三奶奶抢走了你心爱的东西,是不是?”
周名伦已走到场中,弯腰把地上的禁牌拾起来,交给敖子书,敖子轩和周雨童则被他这一番举动搞糊涂了,怎么也没想到这位向以开明著称的实业家,一转眼居然变成个封建的卫道士。更为震惊的则是沈芸,在她的印象里,周名伦风度迷人,胸襟宽阔,是一位优雅的绅士。
周名伦在旁边默默地察言观色,催问了一句,“芸儿一定跟你有关系。说吧,她到底是你什么人?”
周名伦长出一口气,举起杯子,“芸儿,不知道为什么周某心里有事总想跟你说说,说完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