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丫头能有什么真本事,可受那么

怀疑过周名了,你跟我爹说的时候,我就在门后面听着。茹月,这次我们要走得远远的,像小时候那样,我拉着你的手,不再让别人欺负你……”
谢天已经听出是方文镜发出的呼啸,将食篮往茹月手里一塞,说:“你先留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谢天已经痛苦地说不出话来,身子剧烈地抽搐着。沈芸知道他适才因茹月的事而心伤,气息躁乱又引发了内症,赶忙扶他坐下,轻声念着,“蝶随花动,心随蝶动,不可着力,不可倾心……”
谢天已伸过手去解绳子,茹月猛地叫起来,“我不要你救!”她痛苦地喊,“我告诉你谢天,我不是什么破鞋,谁都能穿的。你走!你再不走我就喊啦!来人啊!来人!谢天就在这儿!”
谢天有点手足无措:“您……”眼瞅着师傅,竟是说不出话来。
谢天又朝着方文镜笑了笑,笑得很艰涩,“师傅,我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当年我为什么要背那个《落花诀》,为什么要练?你说,难道这就是命吗?”
谢天又吃了两个,便把剩下的重新包好,说:“我给爹送过去!”
谢天又气又急,全身哆嗦,正要发作时,敖子书已紧紧地握住他的手,眼神里满是乞求惶恐,转身朝堂上道:“爷爷,娘,二弟有这样的心思也是为风满楼着想,只是路子走歪了,实属无心之过……”
谢天欲哭无泪,他慢慢抬起双手,痛苦地抓住头发。沈芸痛惜地抚摸他的头。谢天哽咽着说:“三婶,我难受……我确实控制不住自己,我……师傅下落不明,我不想再像只老鼠那样躲着避着……三婶,再这样下去,我就完了……”
谢天再也禁不住了,眼得也凄厉了。茹月哭得会儿,觉得心情宽了些,才拖着两条腿慢慢朝回走。屋里灯还亮着,茹月一推门,居然反插上了,她的火腾的就上来了,拍打着门板:“开门,开门,敖子书你少给我来这一套,你想叫我嚷得全院子的人都睡不清闲吗?”
夜风很轻,身旁的竹叶簌簌摆相英在地上寻找的茹月说,“茹月姐,咱们还是赶快下去吧!”
周雨童的手一滑落,沈芸的心似也停止了跳动,木然地看着死在自己怀中的雨童,脑海里一片空白。猛地,有人从她怀中将雨童抢去,却是敖子轩赶到了,他一下子扑倒在她身上,大声叫着:“雨童!雨童你怎么了?你醒醒,是我啊……”
周雨童的兴奋之情又上来了,说:“这样看不清楚,要是点根蜡烛就好了。”
周雨童的眼珠子转了两转,贴着敖子轩的耳朵问:“他说的今非昔比是什么意思啊?”
周雨童点点头,说:“不过,说他是这里的人也没什么不对,我家可不是又在嘉邺置了宅子吗?”
周雨童点点头:“好的。”又问,“子轩他去哪儿了?”
周雨童点头说:“上午他叫人捎了信给我,还说已经在嘉邺置了房产,看来,他也瞧中这个好地方。”子轩道:“妈妈,你猜周先生买了哪片房产?便是那南湖楼。”
周雨童赌气用手扯住红盖头,不让他揭,“不!妈妈说了,不到晚上是不能掀开的。”
周雨童哆嗦着,“它要是咬……咬咱们怎么办?”
周雨童咯咯笑起来,“看你疑神疑鬼的,一阵风就把你吓成这样,有个成语叫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现在把来形容你是最适合不过。”
周雨童还是没回头,猛地快步冲出去。孔一白呆呆地看着门口,觉得疲惫不堪,痛苦画满了脸庞,从心里感到孤独凄凉。房间里死一般的静寂,他恍惚地也不知站了多久,直到敖子轩踏进门来,神情才松动下来。
周雨童怀有心事,脸色有些异样,孔一白倒是兴致很好,先拉着女儿看他近来收的一块巨大的水晶。它约有一小半是深亮的艳紫色,其余的色泽则各有不同。不但有黄水晶、茶晶、墨晶,还有会折射光线的彩虹水晶、接近半透明的绿色水晶、呈浅红色的玫瑰水晶,和虎眼水晶、闪光水晶、鹰眼水晶、橘色水晶……
周雨童艰难地睁开眼睛,依稀辩出是沈芸,涩声说:“快!妈妈,他们把书……”
周雨童惊恐地瞪着大眼睛,说:“妈妈,我有一种预感,爸爸可能要做一件坏事,所以才会派那个茹月将我送走!可我怎么能放心得下子轩呢?”原来,她被茹月和几个护卫强行弄上船后,在前往上海的途中越想心越不安,终是找着个机会偷偷跳进水里,逃了出来,到得嘉邺镇后,害怕被父亲的人抓到,又在一条船上躲到天黑,方才进了门。
周雨童惊恐地叫着子轩,敖子轩知道大伯的脾气倔强,不懂变通,急出了一身大汗,喊道:“雨童你别着急,我这就去叫娘来一起到爷爷那里求情。”边说边往前跑,惶急中险些摔个跟头,周雨童叫道:“你跑慢些……对了,别忘了使人去给我爸爸送个信,叫他来救我……”子轩答应着跑远了。
周雨童撅起了嘴巴,抱怨说:“爸爸,我就是进楼看看,也没怎么着,他们就把我绑起来……”
周雨童看着周名伦,问:“爸爸,你当年吃了很多苦是不是,你从来不跟我说从前的事。”
周雨童可没她心里那么多负担,只一下就插进去,胡乱拧了下,锁头便被打开。茹月一怔,拍着周雨童的肩膀说:“到底还是你行!”话才出口,又在心里骂,不就是开把锁吗,碰巧而已,你这丫头能有什么真本事,可受那么多的宠?
周雨童拉着她的手笑着说:“伯母,我太喜欢这雨花斋了,好有情调。”
周雨童忙说:“伯母,您别周小姐周小姐的了,叫我雨童就好。”进得门,先看见一个不大的池塘,荷叶碧绿,红彤彤的金鱼穿行其间。“雨花斋”又称纱室,格子窗上蒙着绿色的绸子,既有木窗御寒,又有纱窗遮阴,冬暖夏凉,虽看上去已有些破旧,但依旧透露出昔日的繁华气息。室内的壁橱、长榻、桌几、妆台无不出自巧匠之手,室内的香炉、茶具、古董等摆设也别有韵致。
周雨童忙问那人:“我爹什么时候在嘉邺置办了庄子,我如何从未听说?”
周雨童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碰到子轩的母亲,脸一红,随即又落落大方地向前施了一礼,叫声“伯母”!沈芸笑着答应,心说儿子是真的长大了,出去一趟,难道连媳妇也带了来?瞧着周雨童清纯可人,也是满心欢喜,拉着她的手问长问短。
周雨童抿嘴一笑,“不是说了那是做梦吗,你还当真了?”转身就朝码头走去,敖子轩赶忙追上去问:“你这是去哪儿?”周雨童说:“你忘了,我还要去学堂授课呢!”脚下就是石阶,她却不踩着一节节地下,而是调皮地往下一跳,便落到船上去。
周雨童莫名其妙地看着她,说:“没事啊,我爸的眼睛好好的。”
周雨童扭头问她,“茹月姐姐,我们上了楼,他们就这样绑咱们?”
周雨童扑哧乐了,赶忙上前扶了他一把,“你老慢慢坐下就成,放心,坐不坏的。”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