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应我,等你回到杰克琳告诉我的那个地方去时

“多么动人的景象”杰克琳对O说。“我正好路过这儿,我想管你要你给我照的最后一张像,可是我想,我来的不是时候。我马上就走。”
“而且据我所知,斯蒂芬先生也没提起过。这没关系。这就是他想给你戴上的铁环。”
“而且我还想起一件事,”杰克琳说,“你是不该翘二郎腿的。”
“告诉你什么?”
“告诉我吧。”她说。
“告诉我一切,”她随后对O说。
“给我们你的答复,”他说,“你同不同意?”
“跟勒内有关系。”她反唇相讥。
“好,”O说“但是你先吻我的乳头。现在是你习惯这个动作的时候了,如果你想对勒内有点用处的话。”
“好把O带走吧,她是你的了。”
“好吧,这样很好。”O对自己说。
“好了,”O想道,“我怕得要死的一天终于来到了,从此我仅仅成为勒内过去生活中的一个影子。而我竟然不觉得伤感;我对他唯一的感觉是惋惜,甚至当知道他已经不再想要我时,我还能天天见他,没有一点痛苦的痕迹,没有一丝一毫的后悔,甚至没有受到伤害的感觉。然而就在几个星期之前,我匆匆穿过全城赶到他的办公室去,去恳求他告诉我,他仍旧爱我。这就是我的爱吗?这就是爱的意义吗?就这么轻易地过去了,忘怀了?安慰就那么容易得到吗?其实安慰这个词用得不恰当;我很快活。这意思是说,只要他把我送给斯蒂芬先生,就可以使我离他而去,对我来说,就这么容易在另一个人的怀抱中找到新的爱情吗?”
“即使你不愿意吻我,O,也让我留在你身边吧。让我经常留在你身边。如果你有一条狗,你一定会留下它,照顾它的吧。如果你不愿意吻我,而喜欢打我,那就打我吧,就是别让我走开。”
“即使我现在同意了,”她说,“即使我现在答应了,我还是受不了这个。”
“捡起来。”勒内说。这是他的头一句话。
“教我,O,求你教教我,”她说,“我希望像你一样。我愿意做一切你让我做的事。答应我,等你回到杰克琳告诉我的那个地方去时,一定要带着我。”
“就是为了让你看的。”她对O说。
“看看这位可爱的太太。”那仆人进来时说。他抓住她的双手,把一只手镯上的钩子扣在另一只上,使她的手腕紧紧扣在一起,然后又把两个钩子都锁在项圈的环子上。这样她的双手就像祈祷那样举到脖子的高度。随后他把她锁在那条从钢环垂下的链子上。他解开挂铁链的钩子将链子收紧。O这时不得不移向床头,他让她躺下。链子在发出哗哗的响声,它的长度只允许这年轻女人从床的一边挪到另一边或在床头站立起来。由于链子把项圈向后拉,而她的手把它向前拉,就建立起一种平衡。
“可是……”O鼓起勇气说。
“可我是属于你的。”O说。
“可以开始了。”斯蒂芬先生说。
“克拉丽属于我,”安妮一玛丽说,她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她们面前。“你的主人明天就到了,O。今天晚上你和我一起睡。”
“快点吃吧,”安琪说。“九点了。吃完你可以睡到中午,等听到铃响就是吃午饭的时候了。你自己洗澡梳好头发,我会来为你化妆帮你穿好胸衣。”
“快一点,”她对柯丽特说,“再狠一点。”
“来,让你看看更简单些。”
“来吧,O,”他说,“我有事需要你。”
“冷静一点,娜塔丽,你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O喃喃地说,像是耳语。
“没错,”O又说,“他随时都可能到这里来。还不快走,娜塔丽。”
“没有,从来没有。”
“没有,我只穿着睡衣和浴衣。”
“没有,也从没鞭打过她。其实——”这是她情人的声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